您好,欢迎来到陈丹丹征地拆迁律师网,我们会提供全方位法律服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指导案例

最高法判例:如何界定房屋征收安置对象及数量

时间:2020-11-30 22:20:23  来源:www.ah64580.com  作者:本网编辑

裁判要旨:
相较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侧重于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更侧重于被征迁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安置。实践中,从征迁工作启动到安置房建成分配,需要经历一段时间,在此时间段内集体经济组织内人口因出生、死亡、婚姻关系发生变化等原因,数量处在不断变化中。因此,确定一个时间节点来界定需安置对象及数量就显得尤为重要。无论如何确定,总有一部分人认为因此而利益受损,如将拆迁公告发布之时作为安置对象确定时点,拆迁公告发布后至安置房建成分配之前出生的人员就不能获得安置;如将安置房建成分配之时作为安置对象确定时点,则房屋拆迁至安置房建成分配前去世人员的家属可能会觉得利益受损。所以,只要该时点的确定对全体征迁项目内集体组织成员普遍适用、符合绝大多数成员的利益,就无明显不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行申777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某,男,2011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

  法定代理人:刘光辉,男,1975年11月5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系刘某之父。

  委托诉讼代理人:原**

  委托诉讼代理人:荣**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河南省驻马店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河南省驻马店市洪河大道西段。

  法定代表人:史爱民,该管理委员会主任。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南省驻马店市开源大道。

  法定代表人:朱是西,该市人民政府市长。

  再审申请人刘某因诉河南省驻马店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开发区管委会)、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驻马店市政府)行政补偿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行终292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某申请再审称:一、驻马店市政府作出的驻政复决字〔2018〕1086-109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认定事实错误,主要证据不足。开发区管委会实施的案涉征迁程序违法,未发布过征地安置补偿方案。二、开发区管委会驻开政文〔2013〕90号《关于印发开发区集中建设安置区工作方案(试行)的通知》(以下简称驻开政文〔2013〕90号文)作出时间晚于案涉土地征收时间,以该通知作为案涉征收补偿安置的依据不具有合法性。综上,请求撤销开发区管委会作出的《关于对汪刘庄行政补偿申请书的答复》(以下简称被诉答复)及被诉复议决定,责令开发区管委会就申请人的申请重新作出决定,并依法对驻开政文〔2013〕90号文的合法性进行一并审查。

  本院经审查认为,刘某不服开发区管委会和驻马店市政府对其作出的被诉答复和被诉复议决定,提起本案诉讼。本案应当围绕被诉答复中对申请人不予安置的意见以及被诉复议决定予以维持前述意见是否正确进行审查。原审法院查明,驻政〔2010〕70号《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2010年中心城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拆迁补偿安置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驻政〔2010〕70号文)中规定“安置工作与拆迁工作同步进行”。2010年10月,因冷水河改进工程,驻马店市驿城区汪刘庄村被整体拆迁。针对申请人家庭的房屋丈量、签订征地拆迁补偿表、签订补偿协议、领取补偿款、被征迁房屋交付拆除等事宜在当时即已完成。本案申请人刘某于2011年8月30日出生,其于2018年9月向开发区管委会提交安置补偿40平方米住房的申请,开发区管委会于同年11月7日作出被诉答复,决定不予安置补偿。因此,刘某是否属于应当获得拆迁安置的人员是本案争议所在。驻开政文〔2013〕90号文中四……(六)载明“享受拆迁安置优惠政策家庭人口的认定……7.对合法分配人口进行认定时,享受居住安置住房的时间界限以房屋拆迁最后截止日期为准”。本案中,相关拆迁发生在2010年10月前后,因此开发区管委会以申请人作为征迁后新增人口不能给予40平方米住房安置的意见并无不当。被诉复议决定予以维持亦符合法律规定。申请人要求一并审查的驻开政文〔2013〕90号文系开发区管委会作出,申请人未证明其违反上位法或与征迁实践存在明显冲突,因此,申请人关于该文件不具有合法性的主张不能成立。

  本案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相较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侧重于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更侧重于被征迁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安置。实践中,从征迁工作启动到安置房建成分配,需要经历一段时间,在此时间段内集体经济组织内人口因出生、死亡、婚姻关系发生变化等原因,数量处在不断变化中。因此,确定一个时间节点来界定需安置对象及数量就显得尤为重要。无论如何确定,总有一部分人认为因此而利益受损,如将拆迁公告发布之时作为安置对象确定时点,拆迁公告发布后至安置房建成分配之前出生的人员就不能获得安置;如将安置房建成分配之时作为安置对象确定时点,则房屋拆迁至安置房建成分配前去世人员的家属可能会觉得利益受损。所以,只要该时点的确定对全体征迁项目内集体组织成员普遍适用、符合绝大多数成员的利益,就无明显不当。综上,申请人要求撤销被诉答复及被诉复议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刘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某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小梅

  审判员  袁晓磊

  审判员  马鸿达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章文英

  书记员张振宇

分享到:
上一篇:最高法判例:集体土地征收中“安置对象的确定时点”及“分户安置的考量因素”
下一篇:最高法指导案例(行政)汇编26个(截止2020.12.0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律师简介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互联网,旨在促进法律传播,若侵君权利,请来电告之。
联系电话:18326659757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中侨中心C座15楼(陈丹丹律师办公室1512-1514) QQ:1010893742
Copyright @ 2019 陈丹丹征地拆迁律师网 信箱:1010893742@qq.com 皖ICP备19005806号

皖公网安备 34012202340425号